当前所在: 首页 > 法制聚焦

安徽滁州3名干部先后自首 收下第一笔钱后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

“每天都担惊受怕、浑浑噩噩,躲避在外几个月时间,我瘦了三十多斤。”今年7月7日,已退休多年的安徽滁州市南谯区乌衣镇原党委副书记朱龙余,在重重压力之下,选择自动投案。

“我听说市纪委调查当年昌达集团改制的事后,心里十分害怕,想着自己从中收受了那么多贿赂,不知道要坐多少年牢。”投案后,朱龙余告诉办案人员,自己已年过七十,觉得与其去坐牢受罪,还不如一跑了之。但是,逃跑后的朱龙余很快发现自己打错了如意算盘。虽然在此期间,还能跟家人和几个特定关系人保持联系,打探案情,甚至想着采取串供、转移资产等方式来对抗组织调查。但随着监委查封、冻结、询问等多种监察调查措施的综合运用,朱龙余已强烈感受到来自多方尤其是家人的压力,寝食难安、无比煎熬。

“我本想着只要自己躲起来,纪委就拿我没办法,还能保全家产。可当儿子告诉我涉案房产全部被查封、涉案银行账户全部被冻结后,我眼前一黑,觉得一切都完了。”3天后,朱龙余选择到案接受审查调查。

和朱龙余不同,凤阳县政协原党组成员、原副主席史成龙则是在经历了激烈思想斗争后,主动把握机会,在调查组外围核查阶段,主动到市纪委交待问题,他也因此成为了安徽省处级干部中自动投案“第一人”。

今年6月,滁州市纪委监委对史成龙相关问题线索分析研判后,决定对其进行外围调查。“调查过程中,我们始终准确把握调查重点和方向,多次进行阶段性分析研判,获取了关键证据,也彻底杜绝了史成龙以主动说明问题为名蒙混过关的可能。”第九纪检监察室主任陈学文介绍,正是由于调查组在调查过程中数次触动其“痛点”,使其惶惶不可终日,最终选择投案。

“为什么选择主动投案?”此时已如释重负的史成龙坦言:“从我收下第一笔钱开始,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。”这些年来,生怕自己违纪违法行为败露的史成龙,敏感的神经极易被拨动。“只要一听说身边的谁被调查了,我便控制不住的恐慌,就怕也查到自己。”知道自己被调查后,他便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。“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面对妻子的疑惑和不解,他只能故作轻松,反复安慰。

陷入激烈思想斗争之中的史成龙,无心工作,反复权衡,却迟迟无法下定决心。一面是调查组步步接近违纪违法事实,一面是艾文礼、王铁等人投案自首的消息相继报道,最终成了压在史成龙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“我想我再不自首,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”。到案后的史成龙,“竹筒倒豆子”一般交待问题,他神情轻松地告诉审查组:“交待完后,我才真正体会到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的轻松的感觉。”

史成龙自动投案20天后,9月8日,滁州下辖的明光市建筑材料试验室、明光市明城建筑材料检测有限公司出纳会计詹雯,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明光市纪委监委自动投案。

“我是来自首的,我多次挪用了单位的公款。”原来,詹雯在最近一次挪用单位公款后迟迟还不上,向家人坦白后,其父亲一边四处筹钱还上被挪用的公款数额,一边劝说女儿投案,“你虽不是党员,但你是公职人员,不仅违纪还违法,必须去纪委主动交待,才能减轻处罚啊。”

詹雯到案后,明光市纪委监委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,迅速查清其违纪违法事实,9月13日,将其移送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。“詹雯投案前,我们并未收到关于她的问题线索。她的自动投案和主动交代,是我们能短短5天内便将其移送、快查快结的主要原因。”明光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介绍。

“从朱龙余的负隅顽抗,到史成龙的心存侥幸,再到詹雯的主动交代。三起自动投案,彰显着在反腐败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下,自首效应正在形成。”滁州市纪委监委负责人表示,对投案自首人员将依纪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,扩大自首效应,让心存侥幸的违纪违法人员认清形势、相信组织、迷途知返。

热门资讯
最新发布